高达动态

首页 > 新闻聚焦 > 高达动态 >
高达投资成功举办主办“2017年医疗跨境并购发展新机遇”分享沙龙
  在高达投资11月下旬的投资沙龙活动中,高达投资联合同方金控、北京创投联盟和国仕资本研究协会,就医疗跨境投资并购和肿瘤癌症产业发展,举办了名为 “2017医疗跨境并购发展新机遇”的分享沙龙。活动吸引了七十多位医疗行业和投资界人士参加。在一个下午的讨论中,医疗行业专家与投资人就医疗跨境并购和肿瘤产业中的投资机会进行了深入探讨。

  高达投资:产业界医疗跨境并购的最佳合作者


  同方证券的李柏宏董事长以及北京创投联盟执行副秘书长钱环宇代表活动主办方致辞。李柏宏董事长代表清华同方表达了对于医疗跨境投资的支持并表示同方正在战略布局医疗大健康产业,希望在未来能和高达投资在这个领域有更多的合作和交流。钱副秘书长代表北京创投联盟向及上级单位亦庄产投表达了对于合作伙伴高达投资在海外医疗跨境并购中经验和专业度的高度认可,并期望高达投资可以和联盟内更多成员机构合作,帮助更多的机构“走出去”,实现其产业的国际化发展。

  高达投资管理合伙人杨浩锋:技术进步带来医疗产业发展新机会,高达投资重点布局医疗领域肿瘤诊断和治疗


  杨浩锋先生介绍道,高达投资是一个专注创新型技术和医疗的私募投资平台,既有美元基金,也有人民币基金,是一支擅长跨境并购的国际化投资团队。目前重点关注的是革命性新技术领域,包括人工智能软硬件、自动驾驶及下一代出行服务、金融科技和机器人及智能制造四个领域。高达十分关注高新技术在家居、办公以及出行场景中的应用,在以上领域已经开始了产业投资布局。出行的工具将是资讯平台,智能出行将成为重要入口;金融在科技的带动下会有很多变革,带动效率的提升,例如人民币债券交易平台,在债券或外汇交易过程中有很多认为因素,现在大多使用电话、QQ聊天的查询、报价,核心是资讯的匹配,未来产品、数据将标准化,交易员将被人工智能所取代;智能制造在中国很有潜力,一是在中国有很多优秀人才,二是人才价格远低于硅谷,三是先进的支持体系,趋势是做研发的同时做制造,传统制造行业演变成先进生产力和价格竞争力,例如大疆,3D robotics原本在美国做无人机,现在在美国设计深圳制造,竞争力远弱于大疆。

  医疗技术领域重点关注于肿瘤诊断和治疗和前沿生命科学技术应用。中国的医疗服务是十分不足的,急需提升服务水平和效率。中国医疗增速未来会远远超过其他领域,医疗和教育是中国普遍的中产阶级需求最高的服务。肿瘤和心脑血管已经是最大的健康主题,中国医疗支出中超过25%在肿瘤、40%在心脑血管上,假设我们可以降低医疗费用、使治疗更有效,将产生巨大效益。另外,不能忽视服务的质量,目前中国医疗体系中,病人更像一个“货物”,缺乏人性化的服务。未来第一步是提升服务,第二步才是利用科技带动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带动服务的进一步提升。例如肿瘤,在中国以开刀、放化疗为主,国外则侧重直接放化疗,降低病人痛苦和医疗成本,科技实现了为社会节省资源。

  杨浩锋先生认为,未来新的技术、器械、药品在中国的应用,也会像今天互联网在中国的应用一样,远远超过欧美国家,这是因为中国医疗资源不对称,很多地方缺乏完善的医疗技术,有更大的空间应用创新技术。资本永远流向更有效率的运用方向:从前的投资主要是降低成本,例如并购利用成本的降低和杠杆的运用来争取利润;未来则是以技术为导向,技术的演变和创新,带动制造工艺的进化和效率的提升,人的因素会越来越少,技术的应用会越来越快。通过技术来带动这一切的演进是未来的投资理念。

  高达聚焦在肿瘤产业链投资主要是因为:第一,肿瘤占到了政府医疗支出的25%;第二,慢性病需要漫长的管理过程;第三,目前大多数肿瘤如果发现的早是可以治愈的。癌症的五年生存比例美国是50-60%,澳大利亚超过70%,而中国只有美国的一半,原因在于:一是检测出来就是晚期了,很多人拒绝去医院,这其中有巨大的提升空间;二是在中国采用放疗的病人不足20%,而在国外放疗是目前公认的治疗肿瘤最有效率的手段之一。

  今年高达收购了澳大利亚最大的肿瘤医院ICON,它是一家放化疗一体的医院,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混合肿瘤药的医院。杨总希望借由这个项目将先进的治疗理念带回国内,前端结合早筛早查,引进海外优质药品、器械,最终形成产业链;同时完善配套服务,从心理疏导、慰藉角度满足肿瘤患者的需求,借鉴国外病人互助小组、医护人员培训、放疗设备操作培训等,在产业的基础上达到协同效应。目前肿瘤行业还没有完全开放,这个过程需比较长的时间发酵,需要医疗资源、人力、物力、科研上与国外接轨(科研院校、机构合作)、带来先进仪器制造能力等。

  高达投资合伙人郑实:利用国家大战略资源,围绕提升中国企业价值的根本,通过与有丰富海外经验的投资机构合作,以理智的价位并购有战略产品和技术的海外企业


  郑实先生认为,近年来我国的海外并购整体呈上升趋势,但同以往的海外并购不同,中国企业未来的海外并购要充分考虑“一带一路”、产业升级等国家大战略跨国行业整合,同时,要收购海外的优秀企业,重点关注模式、技术、市场、品牌、研发能力可持续性增长和利润这些方面。此外,还就海外并购的操作流程和技巧,以及如何规避海外并购的难点和风险等话题进行详细讲解。

  郑实先生和与会者分享了他职业生涯中的众多经典跨境并购案例。并深入浅出的剖析了高达投资最近完成收购的医疗跨境项目案例ICON中,高达的投资实践和跨境投资策略。ICON:澳大利亚最大的肿瘤一体化治疗机构。 集团总部位于澳⼤利亚布里斯班,专注于癌症⼀体化治疗。公司建立了从药剂合成、药房服务到化疗与放疗的全程全⽅位治疗体系,已经成为澳⼤利亚规模最⼤的⼀体化肿瘤连锁医院。每年诊治的病患超过百万例,其先进的诊疗技术已在临床实践中得到患者的认可,运营机制和体系已经趋于成熟。从2015年起加速海外布局,在中国已达成与多个重点民营医疗机构的合作,并在新加坡已完成四家肿瘤医院的收购。未来在泛亚地区将以中国和新加坡为立⾜点迅速发展。

  今年5月, ⾼达投资联合澳⼤利亚主权基⾦昆⼠兰投资公司(QIC)以及美国⾼盛集团(Goldman Sachs)完成了对澳⼤利亚最⼤的⼀体化肿瘤连锁医院集团ICON的收购。在未来,⾼达投资将联合国内顶尖三甲医院,整合海外重要战略资源,与澳⼤利亚合作伙伴QIC⼀起对接中澳两地的肿瘤诊疗相关医疗资源和医疗市场,发挥ICON集团和澳⼤利亚在肿瘤诊疗⽅面的优势。

  高达投资医疗投资主管周培:高达投资深耕医疗产业,经典案例引领行业发展


  周培博士认为,以创新为主要支点在全球寻找医疗投资机会,最终为中国医疗健康市场带来新技术和服务,为中国患者带来更佳治疗方案,并为我们的投资人创造价值,是海外医疗跨境投资的最主要目的,也是高达投资海外医疗跨境投资的基本逻辑。同时,周培博士还介绍了中国和海外医疗资产之间的估计价差,认为境内外的市场存在系统性套利机会,他从医药、器械及医疗服务三个子版块介绍了高达在医疗方面的投资策略和运作方式,并介绍了高达在医疗行业中现有的布局,及未来重点海外项目储备。

  中国的癌症生存率与发达国家存在巨大的差距,5年生存率,美国66%,澳洲超过70%,而中国仅33%,其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前端筛查体系的缺乏及后端的诊疗体系的缺乏先进的医疗技术及管理规范。中国自从“十一五计划”开始就重点鼓励创新,各大监管机构,各级政府也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我们也看到了各个行业的发展,而医疗健康作为一个特殊的行业,完全依赖自主研发距离赶超发达国家的水平可能所需时间尙久。而海外并购、技术转移将大大加快中国医疗健康行业的发展,为社会、为病人创造价值,同时也会为我们的投资人带来超额的回报。

  医疗健康行业是一个受政策影响巨大的行业,医药行业受到的影响尤甚。因此,高达投资时刻关注境内外的监管机构颁布的行业新规,周博士分享了最近的行业政策,并分析了最近几年可能出现的新的投资机,及中长期的投资策略。高达投资拟联合国内领先的医药上市公司并购境外仿制药药企,投资全球领先生物技术公司,完成技术引进。

  高达投资在境外医疗器械方向做了较全面的布局,周博士首先分享了在这个领域的投资案例:Epic Sciences和Synthego

  在医疗服务方面,周博士结合杨总和郑总的分享,在技术层面进一步分享了ICON项目的投资逻辑。他重点介绍了放射治疗在癌症治疗中的重要地位,全球放疗的发展方向及行业动态及中国放疗的现状。投资ICON将是高达投资在医疗服务方向的核心资产,高达投资将围绕放射治疗,延伸肿瘤全产业链,以产业资本为起点,实现产业资本的深度结合。高达投资将整合全球范围内的战略资源,在未来5-10年里积极深耕建渠,在全产业链上完成布局,最后与所投公司一起创造更深远的价值。

  圆桌讨论:海外优质的医疗资源如何与中国市场需求相结合及困境与解决思路


  此次活动专门设置圆桌论坛环节,由美国TPP医疗创始人/管理合伙人朱涛担任圆桌主席、邀请了步长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姒亭佑、德迈特科技创始人徐旭、上海长征医院教授主任医师王杰军教授,和合羲健康科技执行合伙人罗玉彦等医疗将康领域的行业专家学者,就“海外优质的医疗资源如何与中国市场需求相结合及困境与解决思路”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美国TPP医疗创始人/管理合伙人朱涛介绍到,目前各大公司和投资者都在积极地搭建创新性产品管线,CFDA的政策也在迅速改变,越来越多地支持这些创新。这些都是今天影响中国医疗行业的重大因素。希望各位嘉宾围绕着目前国内、国外新的主流肿瘤诊断与肿瘤治疗方法方面的差异及其蕴含的投资机遇、中国医疗产业的现行政策法规对引进新技术、新产品、新服务所带来风险和机遇。

  王杰军教授:肿瘤服务体系不健全,需要海外先进技术与服务的引进,一方面国家推动,一方面资本推动。


  圆桌论坛开始,王杰军教授深刻剖析了中国肿瘤医疗现状。王教授介绍到,肿瘤在中国已被列为慢性病,患者数量已经高达3500万。中国肿瘤病人生存时间短,重要原因是肿瘤服务体系不够健全,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把海外先进诊疗技术和服务整合到国内,构建适应文化、经济的服务体系。服务范围上,中国肿瘤治疗很多地方严重不足,未来需要一方面国家推动,另一方面资本推动。

  现在在临床上,手术、放疗、化疗仍然是三大基石,地位不可动摇的。肿瘤治疗是一个多学科全方位的治疗,现在国内有很多共识、指南,但绝大多数基于国外数据, 如美国MCCS的指南。一方面,目前外国的指南有帮助,让我们学会怎么去工作;另一方面也存在很多问题,未来需要有更多基于中国数据的指南出来。中国的手术数据是和美国、日本都不同的。美国人手术相关死亡率是20%,局部复发率40%多,通过放疗减少局部复发;日本人则切得非常干净,局部复发率不到20%,所以不需要放疗。目前中国根据国外的指南,在手术后需要加放疗,但我们开的跟日本人一样的刀,因为我们现在不知道手术后复发的比例,缺少基本的数据。

  姒亭佑:医疗投资是有迹可循的。国内外肿瘤诊断与治疗方面的差异蕴含巨大投资机会。医疗跨境投资要走到更前面发掘更具创新力的科技,不仅是中国第一,更是世界领先的。


  基于步长在医疗领域多年的投资经验, 姒亭佑认为医疗投资是最有迹可循的投资领域,有一定的行业标准、大量的临床、实验数据为支撑。姒总指出,在医疗跨境投资领域,产业投资要重点发现新的技术与服务,跟医生交流,持续追踪行业的动态变化。投资要走到更前面,不要跟风,如car-T 所有人都想往里面跳,有1000多家公司在做,PD-1/PD-L1全国有七八十个做临床,机会就很难识别。优秀的医药公司是创造出来的,医疗投资需要所有技术路径“有迹可循”,科研的文献是否成熟在于大量实验的积累;能不能合理的申报也有迹可循。不能拿过去十年的投资逻辑看未来十年,过去十年不可重复。创新不要做中国第一,而要世界领先。所以投资者要有视野,需要能够洞察中美技术的差距,引进中国还没有的,国家政策支持的。中国医药行业过去投资都是存量投资,就是套利,一个资产较低的公司IPO套利赚钱,现在已经没有了。总的来讲,一是要回到以科学为基础,二是做有益患者、有益社会的。

  徐旭:科技在医学领域的应用,中国远小于美国,肿瘤癌症领域的科技应用是机遇


  德迈特科技创始人徐旭表示,国外药品、生物制品、器械创新都走在我们之前,虽然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技术研发投入的国家,但在应用领域我们远少于美国。“有迹可循”,从临床出发最重要的一点是基于循证医学和临床数据,这方面要特别小心,机构应专门请一个美国学统计学的,明白怎么设计临床试验,“可循”还要“会循”。目前公司一个具体的产品方向是乳腺癌,美国女性发病率第一位的癌症,中国女性也呈这样的趋势,为了减少致死率,要提前筛查,5毫米以下的都可以百分之百治愈的,筛查后在怀疑的基础上才做诊断,诊断后第一步手术,越干净复发几率越小,之后开始治疗,最后康复。

  徐总绍了目前国内、国外主流的肿瘤诊断、治疗方法和服务的差别和机会。中国约75%的病人、美国65%肿瘤病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只能用替代疗法,放疗、化疗、射频消融、微波消融、冷冻消融、中药(中国)等。手术减细胞最重要,辅以局部治疗。射频消融、微波消融在中国做的很多,南京微波研究所的人成立了六家公司,美国微波技术很好但做不起来。美国常做冷冻消融,是男性前列腺癌的替代疗法,但中国不是很多。免疫治疗先用冷冻治疗的方法破坏肿瘤组织,让抗原释放出来,以便更好配合免疫治疗,中国医生的创造性手段,这是中外的区别也是机会。

  罗玉彦:跨境医学食品市场国内外发展差异巨大,伴随国内需求增加,有巨大市场空间


  合羲健康在癌症方面重点关注肌肉衰减、糖代谢(影响癌细胞活性)、营养对癌细胞转移的影响、低蛋白问题等,产品覆盖所有慢性病,不影响吃药、吃饭,主要起辅助性。合羲健康科技执行合伙人罗玉彦看到,中国在医学食品方面发展还是很落后。国内病人对医学食品的需求量大,要求在不断提高,因此蕴藏巨大机会。治疗往往伴随疼痛,缓解疼痛众所周知的方式是吃药,但存在成瘾性,通过食品、营养,可以减少药物用量。医学食品的使用可以提高生活质量,解决包括头发代谢、肌肉衰减、部分病人体臭、放化疗后营养不良等问题。由于文化差异,中国医学食品的引进十分有限,与国际公司的沟通存在偏差,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来源: 高达投资  发布日期:2017-12-13